以前看不起的“摆地摊”你已经高攀不上了

随着“腾讯裁员”“阿里裁员”的消息登上热搜,越来越多的人对于工作的安全感还是丧失,但是有些人似乎不受影响。

一辆带锈电动三轮,一块木板,一堆小商品或食物,足以支撑起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

散布在街头巷口的地摊摊位就是这样的“好”营生,顾客一次消费十几二十块,就能买到惨遭生活毒打后的难得快乐,也能安慰摊主风餐露宿。

其实所谓的困苦很可能是摊主们的“痛苦面具”,说不定这群摊主们早已闷声发了大财,心理暗爽的不得了。

巴菲特曾经说过“只要活得久,什么都能见到”,在我们的父辈那会儿,就流传着不少靠地摊暴富的市井段子和传说。

摆地摊说白了就是低成本创业,前阵子一位叫“20岁了还没去过星巴克”的博主硬核纪实,14小时连续跟拍深圳月流水两万的臭豆腐小摊贩,叫嚣“地摊经济收入秒杀深圳白领”。

当你在小红书上搜索“地摊”二字时,就有超过35万条笔记;在抖音搜索“摆摊”,话题下的播放量甚至超过150亿次;而在贴吧和豆瓣,年轻人们如数家珍的品鉴着“地摊萌新教学”“地摊货源评测”“十年地摊大神经验分享”这样的干货帖子。

从“贩子”到“摊主”,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地摊大军时,“地摊商业江湖”的内容和目的也发生了改变……

毕业之后,小肖在初恋女友的学校门口摆摊卖煎饼,但还没来得及送出能把女朋友感动哭了的礼物就分手了。

小肖也清楚,自己的脑袋,没有被互联网定义的“年轻人”们那么灵光,也不会什么花哨营销,但好在小肖上学那会儿学的是流体力学,这给他的摆摊“技术流”生涯加分了。

每一张形状正圆、厚薄均匀、没有破洞的煎饼,都凝聚了制作者对面糊流体力学的深入理解,他在两位物理学家的数学建模论文中,找到了摊出一张好煎饼的方法。

将面糊最终形态作为目标函数,对面糊施加作用力而导致的运动被描述为一系列偏微分方程,以提供约束条件,在此基础上对目标函数进行优化,寻找使面糊均匀平坦的最优路径和方法。

经过多次试错,甚至赔上了两盒止血贴,小肖终于习得摊煎饼的最优解,能让饼的均匀程度提升 83%,任正非说的没错,技术才是最好的商业护城河!

小肖一般从下午六点开始出摊,一直到凌晨两三点收摊。流水一般不错,一般情况一天毛利大概在400元左右。

初期投资五六千元,每月的纯利润就有1.2万元,虽然“风餐露宿”,但收入也算不错。

如果说繁华商业是城市的主动脉,那么摆地摊就像是城市的毛细血管。地摊往往存在于城市郊区,又或者是城中村,服务着城市的打工人。

摆摊也是就业的重要来源,像是一张生活的防坠“安全网”,可以给大叔大妈们赚一点辛苦钱,也可以给头铁裸辞或被裁的年轻人一个就业岗位。

根据媒体报道,在2017年到2021年的这五年时间里,倒闭了15000家创业公司,平均每年倒闭3000家。

目前,有上亿人是小肖这样的灵活就业群体,如果让他们去租店铺,付租金、押金、转让费再加上装修、水电、物业,这些是很多年轻人所无法承受的。

回想2020年的疫情期间,地摊经济作为一种经济模式“救市”,开放摆摊的消息一出,“小贩群体”瞬间就出了圈,一夜之间排面被拉满。

甚至还出现城管给摊贩打电话的奇观,复苏的“路边摊”文化重新夺回非机动车道扛把子的光荣称号,卷土重来。

据媒体了解,64.97%的受访用户愿意购买地摊食物,食物口感好、价格低、品类丰富、购物氛围热闹等是消费者愿意为之掏腰包的原因。

很多小型摊位开始进入商场,有了名分;小摊也不再是廉价的象征,一份只能做“开胃菜”的小吃动辄30多元。

小摊逐渐摆脱“老破小”印象,“颜值”成其第一件商品,另外方便宽敞的流行型小餐车逐渐流行;品牌化正成为小摊发力的方向,有些连锁小摊开在商场的超市入口处,成为店面形态的补充….

对比小肖踏实肯干的“老黄牛”形象,名叫富贵儿的石家庄奶茶摊老板,他脑瓜子就要灵光许多。

富贵儿680元拿下的三轮车比小肖的更为吸睛,快比摊子还大“少女蓝蝴蝶结”,车上戏谑的“暴打渣男柠檬茶”文案,杯体设计简约又时尚,既能吸引消费者,也适合拍照。

第一次出摊时,管理摊位的大哥还觉得他纯属“玩票”,认为这又是一个被地摊概念割了韭菜的少年,而且摊位还挨着垃圾桶。

的确,起初富贵儿精心倒腾的八十杯手打茶只卖出十多杯,送给路过的行人几杯,其他均被倒掉。

但是,就在第四天,和他的名字一样,富贵儿的奶茶生意发财了,大群消费者排着队挤在富贵680元的三轮车前,时而驻足围观,时而对着摊位自拍。

国内的某大型商场甚至邀请富贵儿入驻,也有老板找上门来,声称出钱给我开店,不参与经营,还有一些人寻求加盟。

而那大颗的蓝色蝴蝶结也成了争先模仿的参照物,石家庄还刮起一股绿色小车风。

不过在打卡和模仿狂热的背后,富贵儿心底里明白,热度终会过去,不过跳板一块,最终还是要靠品质做沉淀。

爆款研究、推陈出新、创意融合、技术磨炼一样都不能落下,年轻人思维活跃、善于思考、学习能力强,又洞悉年轻消费者心态,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差。

摆地摊虽然是传统营生,但消费者在变、需求在变,的确应该有富贵儿这种年轻摊主为地摊江湖注入活水,产品、营销、包装一样都不能落下。

创业本就是“九死一生”,在摆摊的年轻人里也诞生不了几个腾讯、阿里、谷歌。

摆地摊是低成本的机会,相比于如今眼花缭乱的O2O B2B B2C C2B C2C S2B2C的互联网创业模式,摆地摊简直“清纯”的不行。

南京卖月亮馍的摊贩阿姨一句“孩子够吗?”甚至引得网友集体破防,甚至有人不远万里从浦口跑到江宁,排队数小时就为体验“家”的温馨,尽管这早已被收编为一种营销话术。

地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这样,能不能赚钱另说,先给那些闲着或者想逃离的年轻人整点活才是正事。

成都在最早开放地摊经济时,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增加了10万个以上的就业岗位,摆地摊的社会意义是超过经济意义的。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摆地摊也不例外,“浅水不出蛟龙,浑水尽出王八”,河北女孩摆摊和同行抢地盘的新闻就登上了微博热门,事件反转曲折。

“摆地摊”很可能是年轻人物理和精神意义上遭受的第一次商业战争毒打,同时摆地摊的商战竞争也在不断升级。

去年12月,小可在小红书发了一篇“热红酒”摆摊笔记,引来众多讨论,网友们纷纷询问出摊时间和地址,同为年轻人小可对消费者心理拿捏起到好处。

喝热红酒本不稀奇,但站在午夜的街头喝比在室内更为散漫和有趣,不仅如此,小可还会在社交平台上打哑谜,欲拒还迎的公布出摊的时间和地点线索,和他人互动增进“在场感”。

“生活够苦了,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小可在一家传统公司做着朝九晚六的工作,至于挣钱,10元一杯的红酒,卖完一瓶的流水可能还抵不上那瓶红酒的价格,妥妥的逆向赚钱买乐子。

除了消费心理的运用,年轻人们在选品上也颇为“鸡贼”,在1688、义乌购、货捕头这样的传统渠道拿“地摊通货”虽然量大便宜,但很难形成差异化。

这就要赋予互联网思维了,重点来了!面对消费者的多样奇异需求,这就完全可以引入“共享”的概念来经营。

一般凌晨开始,天亮收摊,集市里的商品眼花缭乱,有不少八九十年代的奇书、旧电器手表、古玩玉器、暧昧玩具……

这里如同时代遗落的拼图,由于商品稀少各异,摊主们会票选“话事人”,把宝贝“共享”到话事人的地摊代理销售,给人琳琅满目的视觉感受和反复挑拣的快感。亚博APP最新地址

这个话事人会把成色比较好的宝贝定一个根本卖不出去的高价,12块进的镯子定1888块,剩下十块几毛进的宝贝看起来成色也不差。

于是线元的区间内和买方砍价,宝贝的成交价也是玄学,能卖多少钱取决于它在顾客心里值多少钱,而并不取决于进价。

当然,由于卖价太过魔幻,共享摊主们容易因为利润信息差“分赃”不均,闹得分崩离析,重新票选话事人,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动态平衡共享摊位利润的模式。

对此,河南小伙的“连锁地摊”模式给出了解决方案,24岁的小巍然原本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因受疫情影响收入大幅度降低,面对每月3000多元的房贷和1300元的车贷压力。他每小时花12元雇人经营地摊,月收入12000元

由于生意不错,为了更高效的挣钱,脑洞大开的他,又突发奇想有了新思路,雇了一名女孩帮助自己在西开发区经营“后备箱”摊位,而他跑到郑东新区摆起了“连锁”地摊。

而后随着生意的继续火爆,他的连锁地摊如雨后春笋般占领热点商圈,不过由于盘子做的太大,现金流和供应链成了他的烦恼。

比如刮风下雨时,疫情反反复复时,所有点位都不能出摊,一个摊位还好,三五个摊位的变现压力和周转压力将会成倍数增加。

全场20块钱一个的玩具,玩腻了能免费退换,相当于家长们可以“白嫖”,但等小孩在玩腻时,玩具就不一定是健全的了。如果不给退,很可能摊主就会遭到大爷大妈们的疯狂扯皮。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在互联网的语境里,被疯狂消费的年轻人和“向往自由”画上了绝对的等号。

《2020大众心理健康洞察报告》显示,有接近50%的人在工作中感受到“无意义”,近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正在经历不同程度的职业倦怠。

而DT财经《2020职场人裸辞报告》的调查显示,在其调查的对象中,92%的人产生过裸辞的想法,有超过10%的人,每天都想裸辞;其中26-35岁的年轻人,最有底气裸辞。

“朝九晚五”禁锢了他们对自由的向往,于是,年轻人们纷纷加入“地摊狂欢”,“摆地摊”这一行为,在社交平台上甚至成为一种年轻人间争相追捧的生活经验。

摆地摊的确是低成本的创业,也有很多媒体鼓吹地摊经济,但冷静一想,低成本并不代表无成本,煎饼摊小肖月入12000元的背后,是出摊前和摆摊时十几小时的日夜颠倒。

富贵儿则要承担不断试错的心理压力,空手套白狼的方式不是没有,低成本是本钱低,但想赚到钱还是得花时间和精力到这个地摊江湖的竞争中。

选品、进货、摊位选择、顾客引流这些都需要考虑,不是摊子一出就财源滚滚了,每个环节都少不了时间和精力,而这同样是成本。

其实摆地摊在整个服务业中属于小B,为C端用户服务,针对那些小B年轻人,也有对应的2B衍生服务,用的好可以降低机会成本,但用的不好那就等待年轻人的下一把“韭菜刀”。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微信支付小商家数5月环比1-2月增长2.36倍,交易总笔数5月环比1-2月增长5.1倍。

而截至2020年5月底,中国已有1200万家小店和路边摊收入相比2019年实现了增长。

山东泰安的南山阴村和临沂油篓村是远近闻名的煎饼村,吸引了全国各地要做煎饼的学员。

一些老师傅,学员都要预约排期,收费1500-5000不等,短则3天,长则半个月就可以出师,还送杂粮煎饼全套工具,包邮到家。

做包子、面条、烧烤、卤味等,许多人直接通过快手招生。网上也有地摊网站和媒体,甚至是割韭菜的付费群。

对于年轻人摆摊这回事,可能大叔大妈们弄不懂“包装”“营销”“流量”为何物,而年轻的摆摊人们则用着另一种摆摊方式刷新着地摊的内容和目的。

这大概就是年轻的生活,他们努力寻找意义,尽管中途坎坷,找没找到又有什么关系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