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把疫情防控关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运量持续增长

全球疫情之下,霍尔果斯口岸作为中哈贸易的主要陆路通道,其运行一直保持畅通。

“中哈两国互信互任,按照互贴封条、车门加锁的方式,双方司机不下车、不接触,严格做好防疫工作。”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副站长徐渡军对《北京周报》记者说。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霍尔果斯口岸每天出车量正在快速增长。2021年,一季度进出境中欧(中亚)1493列,同比增长76.9%;过货量200.4万吨,同比增长103.9%。

“2016年刚开始运营时,我们日交车最多4对,现在是20到24对。”徐渡军说。这其中也包括了疫情期间,十几批医疗设施设备等防疫物资通过口岸快速运往周边国家。

霍尔果斯口岸是集公路、铁路、管道、航空、光缆、邮件“六位一体”的交通枢纽和综合性多功能口岸。早在1881年,霍尔果斯就成为中俄两国之间正式通商口岸,是我国最早向西开放的口岸。新中国成立后,1983年11月16日,中哈霍尔果斯公路口岸对外开放,1992年8月向第三国开放。铁路口岸于2012年12月实现通车运营,是我国最大的常年开放的铁路客货运输口岸。

口岸服务的不断升级以及配套的优惠政策也吸引了各地企业家来此投资。金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0年正式成立,以优质果蔬的种植栽培、收购运输、保险贮存、精深加工和出口销售一体化运营业务为主,向中亚五国及俄罗斯等国销售果蔬、馕等产品。

金亿集团董事长于成忠2000年从河南老家来此做贸易,逐渐看到霍尔果斯国际贸易的潜力,并积攒了来自邻国的买家资源。扎根新疆20年,他将自己的企业做到了新疆“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企业做好自身,和国外客户特别要讲诚信,擦亮品牌。”于成忠对记者说。“20年中,这个地方从一个戈壁滩,很破旧的城市,发展成了西部的一颗璀璨明珠。”

金亿的贸易商品45%来自疆外,其余是新疆本地产品。疆内以果蔬出口为主,冬季的果蔬产品则主要来自山东、广东等地。“根据一年中气候对农产品的影响,搭配不同的货物进行出口。”于成忠说。

金亿90%的农产品货物是公路运输;日用百货50%通过中欧班列运输,其余通过汽运通往周边国家。目的地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吉尔吉斯斯坦的货物,公务运输更便捷;运往俄罗斯、德国等国的货物,中欧班列成为他们目前的最佳选择。

十多年前,“到哈萨克斯坦的通关时间需要三天,那个时候都是土路。现在随着高速公路的开通,从霍尔果斯到阿拉木图只需要四个半小时。“于成忠说。软件方面,通关手续现在实行无纸化办公,”企业就在办公室就可以完成所有的通关手续。”

中欧班列的开通,不仅为金亿提供了多样的选择,更为企业节省了不菲的成本。过去发往俄罗斯的日用百货只能采用汽运方式,改为中欧班列运输后,每车皮的运费清关等费用能节省一万美金。

常年关注中国经济发展的英国记者李·珀金斯认为,在全球疫情下海运成本激增的同时,陆运的优势凸显了出来,而中欧班列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对促进新疆的经济发展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新疆的经济发展非常有潜力。”珀金斯说。

2020年,经霍尔果斯铁路口岸出境的中欧班列数量达5024列,进出疆中欧班列货运量达368.2万吨,双双居全国首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